• 保存到桌面加入收藏设为首页
当前位置 当前位置:首页 > 法治

河北宁晋:河渠村一亩多集体建设用地使用权到底归谁?

佚名 2019-09-23 17:21:52
内容摘要: 近日,河北省新河县宋振东因不服邢台市中级人民法院的判决,向河北省高级人民法院递交了再审申请书。在申请书中宋振东陈述了事情的经过。 1997年 12月 25 日宋振东受当地河渠镇村民郑增欣邀请,响应政府号召,积极招商引进人材和魏建平共三人开办了宁晋县华鑫食品厂,并以合伙人......

      近日,河北省新河县宋振东因不服邢台市中级人民法院的判决,向河北省高级人民法院递交了再审申请书。在申请书中宋振东陈述了事情的经过。


河北宁晋:河渠村一亩多集体建设用地使用权到底归谁?

河北宁晋:河渠村一亩多集体建设用地使用权到底归谁?


       1997年 12月 25 日宋振东受当地河渠镇村民郑增欣邀请,响应政府号召,积极招商引进人材和魏建平共三人开办了宁晋县华鑫食品厂,并以合伙人郑增欣的名义领取了宁集建(97)字第 970409号集体土地使用证,土地类别为非耕地,用地面积 1.87 亩。2001年 11月6日又以宋振东的名义领取了第二份宁集建(2001)字第09号集体土地证,两证同标明用途为食品厂,(属工业用地为 50年)备注一栏特别注明,“每二年交一次管理费,延期使用,”宁晋县人民政府再次加盖公章。2006年2月 20 日村委会、乡政府同时证明企业需占地的申请,接到该申请后,2006年 11月 20 日宁晋县人民政府批准延期使用至今,该证的使用为宋振东在证照齐全的情况下,又以宋振东的名义领取了宁城房字 6981 号房屋所有权证(现使用厂房在2016年4月25日转卖给了合伙人郑增欣之子)。2007年8月由于食品厂暂停,宋振东便将私有房产租赁给了郭庆海,租期十年,到期后郭庆海不仅未腾出,2018年11月,郭庆海和河渠村委会签订一份租赁协议,租赁土地的面积中包含宋振东食品厂的那一部分。

       宋振东将郭庆海和河渠村委会起诉到宁晋县人民法院,宁晋县人民法院认为,二被告签订的土地租赁协议包含原告宋振东实际使用的部分土地,原告宋振东具备本案的主体资格。因被告郭庆海曾租赁原告宋振东实际占用的土地、厂房及设备,说明其知道宋振东实际占用该部分土地的事实,被告宁晋县河渠镇河渠村村民委员会 2006年2月明确表示同意原告经营的食品厂继续使用宁集建(2001)字第 09号土地使用证涉及的土地。在未与原告宋振东解除土地使用权以及在土地附着房屋未作处理的情况下,将该部分土地使用权出租给被告郭庆海使用符合合同法规定的合同无效情形。对原告提出的诉讼请求,本院予以部分支持。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五十二条之规定,判决被告宁晋县河渠镇河渠村村民委员会与被告郭庆海于 2018年 11月 28 日签订的土地租赁协议涉及宋振东使用的原宁集建(2001)字第09号集体土地建设用地使用证所载明的1.87亩这一部分无效。


河北宁晋:河渠村一亩多集体建设用地使用权到底归谁?


      郭庆海不服一审判决上诉到邢台市中级人民法院,邢台市中级人民法院认为,当事人对自己提出的诉讼请求所依据的事实或者反驳对方诉讼请求所依据的事实,应当提供证据加以证明。 《中华人民共和国土地管理法》第十一条第二款规定,农民集体所有的土地依法用于非农业建设的,由县级人民政府登记造册,核发证书,确认建设用地使用权。本案中,宋振东所办食品厂用地即宁集建(2001)字第09号集体建设用地使用证,已于2004年2月注销。宋振东2006年2月20日申请继续使用该宗地块未获政府批准,且该申请并不显示双方权利义务及继续租赁案涉地块的期限。故宁晋县河渠镇河渠村村民委员会收回该土地使用权,重新安排使用案涉土地并无不妥。宁晋县河渠镇河渠村村民委员会与本村集体经济组织成员郭庆海签订的土地租赁协议不违反法律规定,一审认定其无效欠妥。对于宋振东在案涉地块上建造的房屋等设施可与宁晋县河渠镇河渠村村民委员会协商处理。撤销河北省宁晋县人民法院(2019)冀0528民初592号民事判决。

      宋振东递交了再审申请书,宋振东在再审申请中表示,2019年1月郭庆海以土地行政登记纠纷为由,将宁晋县人民政府,第三人(宋振东)起诉到南宫市人民法院,作为原告的郭庆海未经庭审程序就撤回了起诉,然后将宁晋县人民政府答辩状中的部分内容作为证据提交给邢台市中级人民法院,因该证据未经双方质证程序,显然并无任何证明力度。

      首先宋振东自1997年12月25日合伙开食品厂,并申领了宁集建(97)字第970409号集体土地使用证,占用 1.87 亩非耕地(围建了该厂院),所建造了的 175 平米厂房又分别领取了宁城房字第6981号房屋所有权证,上述事实距今已二十三年,根据我国《民法通则》137条规定,已超过了20年的追诉时效。显然原判再适用《土地管理法》条文就有所不妥,因1986年6月25日发布该法到现在已进行了三次大的修改,有些条文不再适用。况且宋振东手中中具备的证据应有尽有,集体士地使用证到期已换成了宋振东署名的宁集建(2001)字第 09 号集体土地使用证,备注一栏特别注明“每二年交一次管理费,延期使用”并加盖了宁晋县人民政府的印章。同时 2006年11月20日宁晋县人民政府再出证明要延期使用,同日村委会为宋振东获得该块集体建设用地递交了呈报表及申请,又与同日乡政府再证明要延期使用该块非耕地,建有厂房并有(6981)号房屋所有权证。我国《物权法》已将该财产确定为个人私有财产,受法律保护。并非原判决认定的“由村委会协商处理”将“地皮与房屋分离”。这种判决完全违背了我国《城镇国有土地使用权出让转让暂行条例》第 12条2项“工业用地使用权是 50年”,以及违背了《城市房地产管理法》第60条规定“地随房走,先房后地”。更违背了《物权法》142条,147条“建筑物其附属设施占用范围内的土地是一体的”等诸多法律,据此该判决适用《土地管理法》作出判决是错误的。

宋振东希望能以事实为依据以法律为准绳,客观公正的作出判决。      

                                                                                                                                           编辑:云飞


   相关评论

http://www.zgxyjjbd.com

中国经济报道

2008-2019

 

Powered by OTCMS V3.7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