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保存到桌面加入收藏设为首页
当前位置 当前位置:首页 > 社会

男子疑陷连环骗局难自拔 慈母独自泣血奔波寻真相

2019-12-05 18:38:11
内容摘要: “近年来,我儿子刘某州疑被他人精神控制,深陷连环骗局。在被诱导、胁迫之下不断给他人写下许多张巨额欠条,被诉讼及恐吓之下倾家荡产还债仍无法还清,目前还因涉嫌诈骗身陷囹圄。”家住北京市石景山区西黄新村的张女士近日致函有关部门陈述案情,希望有关部门本着“以事实为依据,以法律为准绳”的......
  “近年来,我儿子刘某州疑被他人精神控制,深陷连环骗局。在被诱导、胁迫之下不断给他人写下许多张巨额欠条,被诉讼及恐吓之下倾家荡产还债仍无法还清,目前还因涉嫌诈骗身陷囹圄。”家住北京市石景山区西黄新村的张女士近日致函有关部门陈述案情,希望有关部门本着“以事实为依据,以法律为准绳”的原则,尽快查明事实真相,依法公正处理,还其一个公道。
                 
       今年31岁的刘某州疑陷入一个变相的“套路贷”圈子里面。骗子们手段专业,用心良苦,是蓄谋已久、精心策划的一个完整的圈套。他在骗子们诱导下成立公司,其本意是好的,积极向上的,想自己创业的,但是在骗子们的蓄意授意下,由于刘某州知识浅薄,头脑简单,反应跟不上,加之从小生活在部队大院没见过什么坏人,对国家的相关政策也不是很了解,误入骗子们给设置的圈套。他们蓄谋已久,有组织、有计划、有预谋地对这个他们称之为“军红二代”的刘某州实施诈骗。这就形成了一个逆来顺受的诈骗阴谋。
       这其中有人向刘某州提供资金(即高利贷),有人给刘某州介绍落实户口的客户,而所谓的客户其实就是他们团伙的人。其分工是:有人给刘某州提供下户渠道,还有人声称给几亿投资,说我们的油卡生意都很大,只要做成你就是几百万元,你不用担心钱的问题,都能还上。这样,就形成了一个完整的诈骗链条。
       他们首先从刘某州身上榨取高额利息,有的月息高达50%以上,还有砍头息、违约金等等。扮演客户索要违约金;提供所谓落户渠道的扮演者,索要好处费;高利贷、户口车牌、帮助做生意,提供的几亿的投资人有的沾点边其余都是假的,虚构事实引诱入套,故意陷害。
       并且在实施的过程中,对刘某州的生活起居和日常工作直接介入,其个人行为也长期受到监控,每走一步都是按照他们的意图行事。为了便于控制刘某州,团伙的人每天给他洗脑说,像你这种人是妈宝、啃老族,你要自己独立,给你妈挣套房买辆车看看,我们有好多项目可以做。鼓动他去外面租房独自居住,租住房内安插了团伙的人,24小时监视着。言称借钱做生意的事不能和你妈你爸讲,不然就什么事也做不了。
       在这个过程中,逼债者对刘某州采取软禁、恐吓的手段,多人每天轮流谈话,到点还要刘某州请他们吃饭,本来已吃不起饭了的刘某州还不敢说不请。一帮人阵势可怕,明知道户口的钱被同伙高利贷索走了,还威胁说你下不了户是骗我们的,要么现在报警,要么签违约金。在恐吓和逼迫下签了好多违约金,有的10万元户口钱,签下了高达40—60万元的违约金,甚至已经还了钱的每个人都给了违约金,多种手段索要钱财。原本就胆小善良懦弱的刘某州,在骗子们长期的施压下精神受到极大的伤害,常出现一些精神失常的举动。
       涉案者之一杜某宇:6.8万元的帐,利滚利达到几百万元
       在2016年3月份,杜某宇对刘某州说要买辆80万元跑车,让刘某州帮其联系车行。后来有人向刘某州提示亚运村某车行有车出售,刘某州与车行联系谈妥不需要购置税,杜某宇自己去签订了合同并且交了押金2万元。后来车行又表示不能免除购置税,杜某宇因此拒绝买车,但车行不退给押金。
       杜某宇以“是刘某州曾与车行联系”为由,谎称给车行交了10万元押金,强行要求刘某州赔偿其押金8万元,刘某州无奈只得向朋友借了8万元交给了杜某宇。杜某宇又骗刘某州说,这8万元钱我可以暂时不用,再借给你还账,但是要扣砍头息1.2万元,剩余6.8万元于2016年2月3日杜某宇用支付宝的形式转给了刘某州(设下的套路贷圈套从这开始了)。后来刘某州又去车行问了经理,其实合同里签订支付的违约金是2万元不是10万元,从中就地骗了刘某州8万元。
       从此,杜某宇的这笔6.8万元的帐利滚利就还不清了。从银行流水来看,从2016年3月到2018年10月,刘某州多次给杜某宇打款达500多万元,多打款给杜某宇共计140多万元。
       2018年9月,杜某宇第一次又以诉讼的形式向法院起诉刘某州还欠他近300万元。当时我也急得赶往法院。我很惊讶,我说这是不可能的。后来法官也对我说:刘某州的妈妈回去调银行流水,10天后再来。我还和法官说,这次如果我不在场,逼迫下的刘某州肯定又签下了这笔骗款。果然,10天后第二次法院调解,我拿着银行流水刚走到门口,就听说刘某州已经签了200万元的巨额骗款。
       当时因为开庭时间还不到点,杜某宇哄骗刘某州说:不要等你妈了,现在那么多人逼你要钱,你签了这200万元我再借给你。在前10天第一次调解时杜某宇拿着将近300万元钱款的起诉书,这次来到法庭成了200万元,自己减了将近100万元。这充分证明了杜某宇是随意捏造欠款的数额。他当时心急如焚催促刘某州签字,杜某宇是蛮有把握的,在他的强势胁迫下,懦弱的刘某州就签下了200万元的欠款调解手续。后来刘某州对我说,他不签,杜某宇说“不行,必须签”。从那以后,孩子就更加不说话了。杜某宇经常对刘某州说,他有个黑社会大哥,还不让刘某州报警。刘某州说,有时把钱还给杜某宇后没有撤回借条,但是杜某宇给法院递交的200万元欠款账单里,就出现了没有撤回的借条和伪造的借条。
       在2017年某月,杜某宇出资几十万元买了豪车,还有高额的美容费、旅游费。刘某州每个月要给他俩套房子还房贷,没钱的时候,不分白天晚上不停的打电话催促,找上门来折腾不休直到拿到钱为止,要不就说这个钱是大哥的钱,还不上对你我都没好处。
       这样,杜某宇“借款”给刘某州6.8万元(其实这6.8万元原本就是骗刘某州跑车押金的钱),由这6.8万元利滚利滚到140多万元,另加200万元欠条。杜某宇骗钱后放高利贷的出现了,下户口的人同时也出现了,这难道只是巧合而已。
       另外,不知道在什么时候,杜某宇拿走了刘某州的身份证,刘某州都不知道。找不到身份证,刘某州只好又去补办了一个。
       杜某宇非常的能说会道,我也被骗了10万元给他。他对我说:阿姨,我为了刘某州把房子也抵了,车也卖了,工作也辞了,现在吃不起饭了。我一听为我儿子付出了这么多,赶紧从银行贷款打给了杜某宇10万元。当时刘某州说他欠下了别人的款,我也以为是真欠了的,因为孩子从来不说假话,所以我陆续从南京银行、平安银行、渣打银行、招商银行、工商银行共计贷款近150万元还了刘某州的部分欠债,还有家里所有的积蓄全部还给了这些高利贷,还绑定了我的工商银行工资卡给他们。还和亲戚朋友借了近30万元还了欠债。在还这些钱的过程中,我越还越觉得不对劲,感觉是个循环的流水账。
       涉案者之二高某:以要债为由,纠集多人多次到我家砸门、断电、堵锁眼
       那些所谓的下户口的人还多次鼓动我们卖房子,刘某州和我也想了各种办法卖房子,因为是军产房没能卖了。其中有个叫高某的下户口的女子,家是黑龙江的,在北京找刘某州约谈,还威胁刘某州重签了一份合约协议。高某多次领着不明身份人员上门威胁刘某州,砸烂了我家的防盗门,墙上喷漆,多次堵锁眼(叫开锁公司多次换锁损失几千元),断电。到我家里横行霸道,坐到饭桌上,要吃的,往刘某州身上倒水。在我家小区里张贴刘某州手举欠条的照片,还把照片发到刘某州母校的微信群里,同时附有文字说明:“大家快看,这就是老师队长,他骗钱,他是个大骗子。”
       高某还让我们给她腾房来住。如果不是军产房,刘某州早把房子卖了还“债”了。高某的父母长期跟踪我上下班,去我上班的医院闹事,故意和病人挤进诊室闹事,坐到院长办公室诽谤我和儿子,故意让我在单位丢面子并且严重影响到了我的正常工作。无奈之下,我于2018年9月份主动申请退了休。家里出了特殊情况,请求领导申报上级同意我退休。粗略统计,先后打给高某的款项大约50 万元。
       涉案者之三郭某:与刘某州贴身相随,扬言“敢报警白道黑道弄死你”
       郭某被这个团伙头目安排在刘某州身边贴身相随。郭某骗人的手法大致和杜某宇差不多,但是利息有时候超过了50%,他多次恐吓刘某州说:“你敢报警,我们有的是关系,白道黑道弄死你。”我试探着在电话里问过郭某,我说刘某州一共给你打过多少钱?他说的数额差了近200多万元。我说你都不知道打给你多少钱,这个钱究竟到了谁的手里,那么又是谁让你这么干的,给你多少钱?他就把电话挂断了。从那以后,郭某再没和我要过钱。
       当时,刘某州说他身边经常有个叫郭某的。郭某的出现我害怕极了,我对刘某州说,这个人一定是来你身边设套的,千万不能来往,可刘某州说:妈妈,他们都是好人,还说要帮我做生意的。那个时候,我就觉得刘某州疑被精神控制,被洗脑了。更加奇怪了!一个素不相识的“富二代”,竟然提出给刘某州投资巨款,什么生意也没做,就赔进几百万元,这不是圈套又是什么呢。
       这位自称是“富二代”的郭某,以帮刘某州做生意为名,要给刘某州出借大量的资金做生意,然后放高利贷,这里面包括砍头息、违约金、罚息,超高利息时达到50%以上,欠债200多万元。每次给郭某打款打给了一个叫张影的人,郭某说这个张影是他们家公司的会计。也有打给郭某的时候。2018年的某月,郭某找到刘某州说,要修改借款利息的借条,把借款利息由原来的违法数额改为合法数额。
       涉案者之四“小哥”:冒充领导秘书,三人合伙诈骗刘某州200万元
       以能够通过内部关系低价办理“中石化充值卡”为名,梁某滕、李某玫(梁某滕的母亲)、“小哥”(自称是国家某领导人的秘书),三个人合伙诈骗刘某州200万元。梁某腾也用同样的话威胁刘某州说:敢报警,你等着瞧!
       2018年的6月份,梁某腾说让刘某州去非洲洗黑钱,不然你欠下我的钱怎么还。我和李某玫有很长时间的通话,她开始说还钱,但是总是拖,后来又说马上还,“小哥”取保候审以后她就不认账了。
       被骗的经过是:2017年9月14日,梁某腾(系刘某州通过其“借款人”郭某介绍认识的朋友,公开职业为从事网络流量导向业务的人员)联系到了刘某州,说自己可以通过国家领导人王某某的秘书“小哥”联系到中石化的有关人士帮其办理“中石化充值卡”,并说中石化有50亿的配额,可以给其25亿的购买额度。基于对梁的信任,刘某州同意合作此事。梁让刘某州当天拿一笔30万元的“茶水费”给承办此事的关系人“小哥”(李某玫称其为国家领导人王某某的秘书,但不具体告知姓名) ,并且声称不要超过当晚。当日,刘某州由于这笔钱一时不够该数就商定当晚先给10万元现金,并将自己的一张浦发银行卡交予“小哥”第二天付齐。次日上午,刘某州通过转到浦发银行卡共支付给“小哥”40万元(含10万现金)人民币。之后,他们一伙又多次以各种理由向刘某州要钱。这个骗术的特点是:“小哥”让刘某州和他共用一个银行卡,并且把密码告诉他,刘某州把自己的银行卡给了“小哥”并将密码告诉了他。
       期间,还出现一位办事的神秘人物刘处长,办事不能通电话不能微信,只有短信联系。在这个骗局中,骗去刘某州152万元,梁某腾还向刘某州要了48万元的利息,共计被骗200万元。这200万元款中,多数是刘某州以高利贷的的形式借的钱,有的借了20万元,在各种方法胁迫下共还了38万元,其中还是我去银行给打的款。
       后来刘某州也明白过来了,那些所谓的投资商、油卡经销商承诺挣几百万元的全是骗局,与所谓下户口的那些人疑为同伙,故意诱导他拿上下户口的钱给高利贷,故意给刘某州制造了涉嫌诈骗的假象,损害其名声,使其陷入无止境的巨额债务泥潭不能自拔。
       这个团伙的圈套是:刘某州欠下了高利贷——逼债的以各种方式逼命似的出现了——同时下户口、办车牌的拿着钱出现了——这时做油卡生意的也来了,帮着刘某州做生意赚大钱的人也出现了,答应能挣几百万元,让刘某州先把下户口和办车牌的钱暂时顶上给高利贷,马上挣了钱再还他们。计划中设套,目的蓄意陷害!
       请允许我提以下几个疑点,供各位领导查证时参考:
       其一,放高利贷的人都以同样口气威胁刘某州说:你要不给钱,我就找你妈要去,去你们家闹事。这是刘某州最害怕的事,因为他是个非常孝顺的孩子,就怕妈妈受到伤害。所以从2016年开始,总是有人跟踪我,这也是故意给刘某州施压的手段。
       要下户口的人提供的证件,如身份证、出国证件、收款票据,是否真实?十几个下户口的人同时委托一个人来办理,这些人员名单和钱款是否存在虚拟的问题?每一组办户口的人都是4到5个壮汉组成,每次约谈刘某州时,气氛震撼,强势施压,迫其就范。
       其二,从2015年开始,我就反复的严厉的告诉过刘某州说:妈妈发现了一个团伙,以害人为主业,小心靠近你,因为妈妈说出去了,他说要报复的,你任何陌生人不允许来往,多加小心。所以是谁设局陷害我儿子,我心里明白。种种迹象表明,这些放高利贷的人与要办户口、车牌的人以及出资做油卡生意的人,就是同一伙人。他们形成一个循环的链条,其目的就是为了坑害刘某州的。
       其三,同时这么多人下户口,而且还没有个着落就出手给这么多钱,实属不正常。我和刘某州的考虑是一样的,这个钱不是他们自己的,是由团伙头目来虚设的数,故意找这么多的人来下户口,你走他来、他走你来,虚走流水垒高债务实施诈骗。其实固定的本金也就是几万、十几万元,虚走流水垒高债务滚下了大几百万元。
       其四,刘某州的智商原来不是这样,我怀疑他们用了长期抑制大脑皮层的药,看似清醒其实他当时的智商已经下降,疑被精神控制,按照别人的意愿去做事的。一种长期大脑抑制造成永久性智商障碍的药物,以至于他当时连最简单的是非都辨别不清楚。杜某宇辞掉工作,形影不离跟着刘某州,周六日都不让在家呆着,总是找理由叫出去,我怀疑他们长期无形的制约着刘某州,只要提示他什么事就按他们的意愿去做事。
       从2016年开始,我经常对儿子说的一句话就是“你这个脑子怎么回事了”?因为我发现儿子反应迟钝,思维跟不上。我还告诉他,不要和任何人来往,不要和杜某宇来往。那个时候,我已经很担心他的安全。2017的9月中旬,有一天,刘某州开着车和我去301医院看望他的四姨夫,在行驶的过程中方向盘两次跑偏。当时我问他怎么回事,他说不知道,当时我就发现他脑子迟钝出现了问题。到了301医院血管外科,我们在会客厅聊天,门口进来3个人,一直待在我们的旁边假装看电视。返回来的路上下点小雨,到家的路口停车我下车后,后面也停下了一辆车,车上有一个人我认出就是301医院坐在旁边的那个人。我和刘某州说,后面那个车好像在跟踪咱们。
       自从我发现了这个团伙,我的家没有安宁过一天,换了好多次的锁,也挡不住到我家里祸害的坏人。2014年开始,我们家窗户框里突然进去那么多黄色的东西,闻上去象甲醛的味道,每当太阳照进来的时候满家都是这个味道。找了清洁工注入水清洗都没用,味道浓烈,找了正规的室内环境检测机构做了检测,报告显示甲醛、挥发性有机物严重超标。我又自己买了检测仪自己每天检测,在4到5年的检测当中,每次每天检测结果显示甲醛和挥发性有机物严重超标。这就是刘某州肺结节的原因之一。另外一个原因,是出租屋里可能放了某种化学物质,损害了身体。还有,从2017年开始,我们娘俩经常被大量的高强度射线辐射到身体,常感到疲乏无力脱发,骨头痛。2018年11月份,因为高某某的高额欠款无能力偿还,刘某州因案被拘留,我每次去房山拘留所看刘某州时,都有人跟踪。在房山的地铁上,有一个人跟踪我,我拍了他的照被他看到了,就转身离开他,走过3节车厢后坐下来,他又跟过来还威胁我。而当时车厢里人很少,寥寥无几。
       其五,还有一个人向刘某州借钱,他说他妈妈得了急病拿不起住院费。刘某州听了也很是着急和同情,立即借了5万元给他。时间大约是在2017年的秋冬季。他拿走钱后,手机就关机了,至今也未联系上。我问刘某州这个人叫什么名字,他说他也想不起来了,从这件事来看刘某州疑出现精神问题。我们认为,也是这个团伙一起作弄人的。
       其六,更蹊跷的是,所有给杜某宇、郭某还有其他的所有的所谓的债务人打出去的款,每个人具体打出去了多少钱,刘某州都不是很清楚,每当我把银行流水调出来他看了以后才恍然大悟,这时才止住了打款!我总是发现,有一双背后的黑手操控着刘某州大脑的行为意识,操控着刘普的州微信、支付宝和银行卡。刘某州的银行卡密码、手机密码、计算机密码所有密码就是同样一个数,多少年没有变过,而且就在别人眼皮下操作,从不懂得防备,他就像个小孩子的智商被人玩弄着,后来只要有人提示他做什他就去了……这不是正常行为。
       其七,这个团伙的头目早有出手准备。时间这么久了,再加上扫黑除恶的高压,再加上我也经常喊着要报警,他们恐惧了,有充足的时间备好了伪装,先入为主,做好了串供,统一了口径,把责任全部推到刘某州身上。这是他们的最终目的。
       其八,套路:户口要债的、高利贷要债的几波人同时出现施压,往死路上逼,这时专门引荐下户口的人和户主出现了,要下户口给钱,这时生意也来了,自己认为反正挣了钱马上就能还上,在逼得活不下去走投无路的情况下,刘某州把这一笔一笔的户口钱毫不犹豫的给了高利贷和还了原来户口的钱(其实原来下户口给钱的人是以真乱假的)。这是一个套中设套的连环骗局。
       其九,从2017年开始,我和儿子刘某州长期受到大量射线辐射,究竟是X射线还是核辐射希望国家重点排查。从2018年的5月份开始,刘某州身体逐渐消瘦,肺心肝肾也出现了不同程度的损害,原来好好的身体为什么会这样?做妈妈的对他的安全极度恐惧,所以为了儿子刘某州的人生安全,我作为母亲的身份向政府呼吁并郑重提出“刘某州的人身安全保护”要求。
       在2018年整个年度这段时间里,一波又一波,三五成群做油卡的找刘某州,是团伙设的骗局。说能挣好多钱可以还债,仍然在诱导刘某州继续接收下户口的钱,垒高债务,深陷困境。再者说,刘某州在亿万人群中就是一个再普通不过的老百姓,为什么这么多人要给他去挣钱呢,有钱挣不沾亲不带故怎么就轮到了他?这是个什么鬼!通过这些情况,我和刘某州逐渐的认识到,他们下户口就是假,套路陷害是真。
       就在近日,由于经常有人堵锁眼等不稳定因素,警察也无法抓到证据,所以在我们自己的家门口装了摄像头,结果摄像头也被拆除窃走。近4年来,无缘无故我被24小时跟踪,甚至威胁,这几天跟家紧迫尾随,我在我居住的外楼梯前面走后面有人即随其后有人跟踪,这是对我人身的攻击,人身安全因素造成极大的风险隐患。没有一天安宁的日子过。
       每当儿子生死抉择的时候,妈妈收到的儿子微信“妈妈我努力活着”,回到家里娘俩痛哭一场。后来儿子和我说:“妈妈,我之所以坚持的活下来,就是不舍得把妈妈一个人丢到这个世界上受罪。”听到儿子这句话,世界上千千万万个母亲是一个什么样的感受啊,一个极其软弱头脑简单又突然失聪的孩子在强压下因为一个珍贵的“孝”心,让提心吊胆过日子的母亲看到了希望。
       综上所述,在这个案件中刘某州是受害者,被他人精神控制,精心设局,蓄意陷害。现在我们已是倾家荡产,负债累累,连生活的来源都是困难。这欺人太甚,往死路上逼呀!上述诈骗团伙,仗着人多势众,轮流约谈,跟踪软禁,故意损害刘某州的名誉权和肖像权,非法以多种方式强势逼债,致使刘某州活在长期的恐慌和强压下,智商和精神出现了明显的障碍。因此,我们要求对刘某州是否存在精神障碍问题做司法鉴定。
       十九大报告中强调指出,“深化司法体制综合配套改革,全面落实司法责任制,努力让人民群众在每一个司法案件中感受到公平正义”。对于我在这个事件中经历和一直以来反复思考得出的这些疑问,希望有关部门查明事实真相,依法公正处理,还我们一个公道。(张女士)
来源:凤凰资讯 

   相关评论

http://www.zgxyjjbd.com

中国经济报道

2008-2019

 

Powered by OTCMS V3.72